去年国庆前夕,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主办的“金融科技与小微贷款的未来”专题论坛在京召开,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会上讲了一个有趣的“四大模式”论。

作为一个学者,朱民根据自己对市场调研实践分析,为金融科技助力小微贷款的四大现有模式进行了分类——分别是以建设银行为代表的大银行模式,以网商银行、微众银行、百信银行为代表的金融科技模式,以常熟银行和泰隆银行为代表的线下到线上模式,以及以飞贷金融科技为代表的赋能模式。

朱民强调,随着金融科技的赋能,整个金融生态一定会发生改变,“科技是无限的,科技的发展会改变小微贷款,会改变银行业,甚至会改变金融业。这是一个具有无限可能的未来”。

 

飞贷金融科技到底做了什么?用公司高管的话说,飞贷金融科技诞生的原因是为了解决中小微企业得不到贷款的问题。

对中国的大部分金融机构来说,其顶层设计先天不是为了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贷款需求而存在的,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这些顶层设计已经过时。但是对于一家银行来说,改变组织架构是一个成本非常高的事情,况且对象还是利润相对微薄的普惠金融。

在这种情况下,飞贷金融科技的聪明人一起想到一个办法——银行的基本架构可以不改变,但银行和用户之间的连接机制可以进行改变,由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第三方机构,以技术手段实现各类持牌金融机构和用户的高效连接。

当这种外部支持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银行开始意识到,普惠金融业务原来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以更灵活的方式实现的,银行开始发生改变的内生动力,而飞贷金融科技则灵活的把“外部支持”进阶为“生态链接”,从而为产业的各种服务对象提供了极为灵活的选择。

必须指出的是,99%的类似企业或因为技术局限,或因为战略视觉的缺乏,没有完成这个重要的升级,而飞贷金融科技是极少数意识到并作出改变的金融科技企业,它们成功的从红海穿越到了蓝海。

用数字来评价可能是最准确的——截止目前,飞贷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已经助力金融机构放款超500亿元规模。如果你对这个数字感到并不够刺激,那你必须读完这条信息的下半部分——这500亿以上的贷款是面向近千万新增信贷客户且服务百万小微企业主,只有了解这个你才能知道“普惠”的意义。

事实上,一些智者比别人更早的看到了飞贷金融科技的价值——2019年8月,诺贝尔和平奖得主Mohan Munasinghe教授到访飞贷金融科技,在了解到如上事实后,他赞许地说:“飞贷金融科技的价值观体现了‘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价值体系,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在小微领域有着变革意义。

而此前的2019年7月,深度研究金融科技领域的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教授如此评价飞贷金融科技:“普惠金融在全球已经提出40多年。在中国,飞贷金融科技这类先进的技术和优秀的企业家,与规模庞大的市场场景美妙结合,让普惠金融成为现实。”

要知道,这位萨金特教授可是地地道道的内行,他对现代经济学和金融学的大部分领域都有深入了解,其学术专长是动态宏观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他的著作是世界上任何一个金融中心的顶级专家们在学校时就必须研究的基本作品,他评价的专业含金量之高,只有业内人才能完全知晓。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