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动脉血栓或许是猫的致命疾病中最让医生和主人挫败与无奈、让猫咪痛苦的,甚至称不上“之一”。医学发展、医生成长的不同阶段都有认知的局限性,但面对动脉血栓,现阶段的医学能给予的空间和弹性太过有限。大多数情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猫咪在不舍中离去。但是近期深圳福华南山院刘传敦院长在近一个月中连续接诊了三只猫咪血栓病例,并且三个病例皆为治疗后控制稳定,为医院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并为控制好猫血栓带来了新的曙光。

图片1.jpg.jpg

2020年4月13日,当天医院全体医护人员都很开心,因为miumiu要过来复查了,复查的情况显示病情恢复控制比较稳定,大家心底里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能稍微放下一些。

miumiu是一只5岁的加菲猫,回溯一个月之前,因为突然吐血就诊,临诊发现猫咪有明显的吸气困难以及双侧巩膜出血,通过听诊发现有4/6级明显心杂音以及双侧肺音粗粝,综合分析怀疑动物患有心脏病,而且继发有急性心力衰竭(胸腔积液)和凝血功能障碍的问题(与血栓相关),通过实验室和影像检查确诊miumiu患有阻塞性肥厚型心肌病(HOCM)继发有急性心力衰竭(表现为胸腔积液——乳糜胸)和血栓。同时在miumiu心衰控制稳定后,再做了进一步的心超检查发现他的左心房里有一个成型的血栓约1.2*1.5cm(如图A)。在院通过医护人员的细心呵护,miumiu的心衰很快得到了缓解与控制,在就诊的第三天就顺利出院了,在家继续监测与治疗。就在4月13日,也就是miumiu第一次复查的那一天,复查心超发现miumiu左心房内的血栓已经消退了(如图B)。虽然继发动脉栓塞的风险仍在,它的治疗和预后还是很慎重,但看到miumiu的情况能够缓解,福华南山院全体医护心里都是乐滋滋的,这一刻的感受也许只有他们才能感受得到,他们希望通过努力能够让miumiu病情控制得更稳定,让它能在有限的生命里享受有更质量的生活。

图片2.jpg.jpg

图片3.jpg.jpg

2020年4月23日,深圳福华南山院接收到了一个噩耗——会有一只突然后肢瘫痪的猫咪怀疑后肢动脉血栓要转诊过来。深圳福华南山院是一家致力于心脏疾病诊治的专科医院,所以多年来接诊过不少的猫动脉血栓的案例,主要以心源性的为主。猫动脉血栓常继发于猫心肌病,据美国权威兽医内科杂志2017年的一篇报道显示,在它们的回溯性临床案例调查中,猫因为心肌病继发动脉血栓的比例高达11.6%,也就是每10只患有心肌病的猫里面至少会有一只会继发动脉血栓,而且大部分的案例结果都是死亡(其中一部分案例被选择了安乐)或者缓解后再复发然后死亡,这就是为什么深圳福华南山院把动脉血栓定义为噩耗的原因,因为他们经历过太多因为动脉血栓而导致的生离死别,这其中有治愈后复发的、有猝死的、有被选择安乐的......但也有治愈后目前还比较稳定的。

这次来就诊的猫咪名叫“金城武”(简写为JCW),是一只3岁的蓝猫,因4月22日晚上突然后肢瘫痪和呼吸急促就诊,在他院怀疑动脉血栓,于第二天早上转诊至我们医院。来院时理学检查未见明显心杂音, 肺音未见明显异常,但双侧股动脉没有明显脉搏,双侧后肢瘫痪无力(如图C)以及末梢温度冰凉,本体反射和深部痛觉皆缺失,基本上符合后肢动脉血栓的表现。通过检查确诊JCW患有肥厚型心肌病HCM,并且很不不幸地继发有双后肢动脉血栓和横纹肌溶解症,同时也在左心房内发现一个不完全成型的血栓(如图D)。经过一周的重症监护,JCW的体征才稳定下来,食欲精神恢复,双侧股动脉可检测到脉搏和双后肢末梢开始感温,双后肢能自主运动,但左后肢跗骨以下出现缺血性局灶坏死(表现出肿胀和渗出),偶尔JCW会三只脚脚支撑身体行走(如图F),至于左后肢需通过漫长的外伤处理和理疗促进他恢复。目前患宠还在医院住院治疗监控当中,食欲精神良好和体征稳定,复查血液指标也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以接近正常。若宠主能在家照顾和监测体征,可以考虑回家继续观察和治疗。

图片4.jpg.jpg

图片5.jpg.jpg

图片7.jpg.jpg

2020年4月27日,深圳福华南山院再次收到了一位宠主的电话,电话里宠主说他的喵咪一个月前在其他医院确诊得了肥厚型心肌病HCM继发急性心力衰竭(肺水肿),稳定后回家监测用药,昨天突然后肢瘫痪了,怀疑后肢动脉血栓要转过来我们医院治疗,当时JCW还在医院里重症监护当中,两个后肢动脉血栓的动物住院治疗护理让整个医院的医护人员神经都特别紧张起来,非常感谢两位动物主人都选择了积极治疗,并没有选择放弃,这让福华南山院的医护人员们心感安慰,他们也竭尽全力“try our best”去让病情得到控制和进一步稳定。患宠是一只才1岁的混血英国短毛猫,名叫麻薯(简写MS)。来院时理学检查可见明显心杂音4/6级, 肺音未见明显异常,但双侧股动脉没有明显脉搏,双侧后肢瘫痪无力(如图G)以及末梢温度冰凉,本体反射和深部痛觉皆缺失,基本上符合后肢动脉血栓的表现。刘传敦给MS重新做影像学检查再一次确诊动物患有阻塞性肥厚型心肌病(HOCM,如图H),但左心房内未见有明显血栓。MS很幸运,在接受了一天的监测治疗后,右后肢恢复了脉搏、温度和深部痛觉,接下来几天左后肢也开始逐渐恢复,是与精神也恢复良好,期间未见明显后肢的缺血性坏死表征。在治疗的第七天MS基本能自主恢复双后肢支撑行走,只是左后肢还不太灵活(如图I)。鉴于MS的治疗反应良好,刘传敦决定和宠主沟通,可以考虑让动物后续在家继续保持治疗监控。就在5月13日,刘传敦微信询问了麻薯的情况,麻薯主人回复说动物已经开始跳上跳下,并且尝试慢慢行走(如图J)。每当此时福华南山院的医护人员们一阵莫名的感动,希望MS能够尽快恢复如常,并且越来越好,同时刘传敦叮嘱宠主不能大意,时刻关注动物的呼吸状态和保持适当的限制运动和理疗。

小动物诊疗在国内发展不到30年,刘传敦已经亲身陪伴着走过了接近一半的岁月,小动物诊疗真的不容易,疾病程度无异于人类甚至更加多样化,宠物不懂说话,而医生既要深入它们的病情开展合理的诊治,又要时刻与宠主保持良好的沟通,才能让疾病得以顺利治疗,有机会让它们的生命得以延续。刘传敦的团队是身处一线的兽医,心系病患,尽心尽力,每天除了睡觉基本都在关注思考它们的病况和不断学习以求精益求精。更多时候让他们感动的不是动物主人的夸奖或者赞许,而是得知他们的努力能够让患宠们得到了有质量的生活甚至疾病痊愈,这才是他们最需要的回应。希望随着宠物医疗行业的发展和医疗技术的革新,国内宠物医疗行业能够更加良性的发展,兽医能够得到更多的理解、尊重与信任。

图片8.jpg.jpg

图片11.jpg.jpg

图片10.jpg.jpg

图片9.jpg.jpg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推荐内容